プリムラ

混乱邪恶

白玉兰与满天星之梦

  罗曼咕哒♂,注意避雷。

BGM:Digital Daggers《Still Here》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参加一个人的葬礼,我打着伞在满天大雨里看着那个人躺在人们撒下来的白玉兰和满天星里,白色和浅绿色深深浅浅泡在水中,起起伏伏遮住了他死后青色僵硬的脸,只留出枯萎的黑发来让人猜想这个人的身份,我不知晓现在是什么月份,只知道这瓢泼大雨几乎要把我撕裂,我也不知晓现在是什么时候,只知道我内心坍塌的情绪几乎要把我淹没,我想我肯定是爱着这个人的,他(我)就在我(他)梦里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地出现,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无比美丽的样子,他抱着我送给他的满天星,微微低下头乖顺地让我把白玉兰别在他耳边,他说,罗曼医生,医生,我喜欢你。
  我很开心,我也喜欢这个人,可是我记不起他的名字了,明明对我一口一个敬称却显得和我如此亲密,行为举止恭恭敬敬却难以掩饰想要亲近我的心情。从来没有人如此地依赖我相信我,我说在这里等我他就一定会在这里等着我,我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仔仔细细地咀嚼咬碎拆开分解,最后琢磨出我最想表达的意思再露出笑容,他给我做我喜欢吃的蛋糕,受伤的时候喜欢蜷缩在我身边,夜晚靠在我身边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盹,他可能比我还累,却固执地等我,然后等至连夜晚都开始疲惫了,他懵懵懂懂睁开眼,小声说医生我们可以去睡了吗? (快去睡吧。我陪着你)我抱着他,去亲吻他柔软的黑发,亲吻他温热的皮肤,亲吻他的肋骨,答应他去看布拉格广场的老时钟,替他买来一只鸽子让他放飞,听着整点报时的音乐声许一个美丽的愿望。
  可是现在他隐藏在花下的面孔一定是对(不知是谁的)死亡的痛苦和恐惧,就这样躺在惨白的花朵里腐朽枯败为灰尘,我想拉他起来,他死去了,而这不是我该做的事情,我甚至记不起他的名字,假使我当真爱他,我每日送他的白玉兰怎么能心甘情愿变成陪葬的眼泪,他喜爱的满天星怎么能心甘情愿变成下葬的哭声,即使是穿着黑斗篷的人要带他走我也要把他从那里夺回来,我怎么会任由他死在敌人的手下,就这样躺在棺材里脸色变得青白身体变得僵硬化成沙尘,我怎么会看不清他的脸记不住他的名字,我又何至于到现在是孤身一人变得和他一样难看。可有人告诉我我确确实实是爱着他的(我知道),有人告诉我我确确实实是约定和他相伴的人(我知道),他们把我拉过去抚开那些失了水分氧化变黄的花,把那张可怖的脸露出来,你不认识吗?你看看他因为见不到你而无法安息的表情啊,你不认识吗?我低头看过去,那个人表情僵硬又扭曲,撒在他身上的花哭哭啼啼着诉说主人丢失的东西,人们固执地要我把手放到他脸上。
  他突然仿佛活过来一样,冰凉僵硬的线条软化下来,露出原本安详温顺的样子来,我看着他,看着他手里握着的满天星,就好比我那天将白玉兰插在他左耳边一样表情安宁,他这才已经死的彻底无法挽救,留在世间唯一的执念也获得了满足,他走了,留下枯萎的白玉兰和满天星,留下我一人在这里,而我这才记起他的名字,正如他呼喊着医生我们回去吧那般,如今我也跪在他的棺材边,我的头发披散着没有扎起来,双手变得如同他一样冰冷僵硬,我变得削瘦,失去了他喜欢的样子,我把黑色的伞扔在一边,任由瓢泼大雨将我钉在原地,刺穿我的身体,我喊他,我说,立香,我们回去。
  无人应答我。
  
  啊对了,那天,他睁着那双蓝色混进了星光的眼睛,带着腼腆的笑容,好像要对我说什么。

  (————)

  你(我)在说什么?

  我(你)听不见。
  我这才记起来我今天参加过一个人的葬礼,人们把白玉兰和满天星纷纷扬扬撒在他深褐色的棺木上,能配得上花的人一定非常美丽,我看不见他隐匿在棺材里青白的面庞,因此他在我心里还是我幻想的美好的样子,我摘下帽子来表示哀悼,任由寒冬凛冽的风掀起我强装的笑容和隐藏的难过,直到人们把白绫粗暴地缠在上面,抬着这棺材一步一步远去了,我却站在原地难过得仿佛要被风撕裂,要被心里崩塌的情绪淹没了,我的梦里在下大雨,雨穿过梦境落在我身上将我刺穿,将我钉在这里,我耳边没有了白玉兰,它在那人的棺木上变成了死亡的点缀,我怀里没有了满天星,它在那人的棺木上哭喊着丧歌,从此再没有人吃我做的草莓蛋糕,也没人替我补好伤口,也无人摸着我的头发说想带我去布拉格广场看老时钟,十二圣像弯下腰来对我(他)表示哀悼。人们喊我,立香,藤丸立香,该回去了,我们回去吧。我才把帽子扔到地上,把黑色的伞也扔到地上奔跑起来去追赶他,我张开嘴,语无伦次地喊他,医生,我们回去吧!罗曼医生,我们回去吧!罗马尼,罗马尼.阿基曼,我们回去!我们回去吧!
  可是无人应答我,抬着棺材的人没有停下来,躺在棺材里的人也没有停下来,我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来,固执地喊着他,却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有人来搀扶我,他们扶我起来,告诉我(谎称)他还会回来,可是现在他确实已经死去了,我确实已经无法再见到他,也再叫不出他的名字,我低着头,想要露出笑容,却嚎啕大哭起来。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