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见

再更多、更多喜欢我一点吧。

C1

照旧图片转一下。
避雷,伯爵咕哒♂。很烂的正剧文笔。

  他从未想过远离他,他也从未想过与他为敌。
  
  
  「这里是……电……今日……」
  “哟,爱德蒙,好久不见啊。”
  「本……高中……失……男子……」
  银发的人抬手接过对面人扔过来的饮料罐放在桌子上,被横空飞过来的罐子吓到的服务生小心地端来了咖啡,小声询问需不需要加糖。
  “不用了。”
  光是看着就胃疼的方糖又摇摇晃晃地被端走,细小的糖粒顺着上面咕噜噜滚下来,在夕阳下泛过一瞬间的亮光紧接着又熄灭,之后它们落在地上,普通人无法听及的碰撞声便撞开浓郁的咖啡香气,绕过翠绿的吊盆植物,不被常人知晓地传开在这间屋子里。
  “最近怎么样?过得还不错吧?”
  扔给他罐子的人隔了老远和他打招呼。
  “糟糕透顶。”
  爱德蒙.唐泰斯赏了他一个不算友好的笑容,昏黄的光又使得这笑容看起来更加渗人。那边的人露出“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耸了耸肩站起来要去结账,顺带调戏了一下可爱的服务生,爱德蒙无聊地去看木质地板上错乱的木纹,顺着光线一路看过去,目光落在服务生一个人阳光投射下变形的影子上。 
  他喝了口咖啡。
  「该学……晚上八……失…」
  大概是咖啡店老板追求情趣搞来的老式收音机在沙沙地磕磕绊绊报道着最近的新闻,一句话被拆成几个字听不完全,爱德蒙收回视线,转头去看窗外,外头刷了白漆的木栅栏上爬着藤蔓,上面开了些叫不出名字的蓝色小花,作为它背景板的是嘈杂的都市,擦肩而过互不相识的人,灰白的深红的浅黄的五颜六色的张开大嘴呼吸的建筑物,他从视线所及左处看到右处,一杯咖啡马上就要见底,天已经快要完全暗下去了。
  「请市民……见……报……」
  看了很久的景色总归开始看腻了,倒不如很久以前就看腻了,爱德蒙把杯子放回去,低头心想这花虽然换了一茬不是原先的红色,但看来看去还是那个样子,一样无趣一样糟糕,这个蓝色的也不怎么样。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张脸贴到玻璃上,爱德蒙想完,一抬眼便撞进那双蓝汪汪的眼睛里。
  「……学生…名……地址……」
  爱德蒙一下黑了脸。
  “立香,你这个时候出来干什么?”
  大概是照顾了老板的心思,收音机吱呀吱呀着卡了两声,突然好了起来,准确无误地报出了被再次重复一遍的新闻。
  “唔……天已经黑了吧。”玻璃外的少年露出笑容,“要吃晚饭了。”
  
  橱窗里还留着好久以前圣诞节挂着的小彩灯,红红绿绿地闪烁着意外地好看,灯下放着的玻璃工艺品弯起的地方趁势捧起流泻下来的彩光,举着那光与屋顶吊灯投射的暖白色光交融到一起,摇摇晃晃着荡出惑人的颜色。
  爱德蒙停下步子,他回头去看站在橱窗前的少年,少年穿着白色的针织外套,里面套着高中校服,围巾歪歪扭扭地挂在脖子上,双手还提着便利店的袋子,漏出来的几根葱蔫蔫地耷拉着几片叶子,搭配着他看着里面的表情,再泼点昏沉沉的灯光,活脱脱一副悲惨少年伤心照,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爱德蒙看着他这个样就牙疼。鬼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自从来到他家就老是一副可怜巴巴小狗的样子,还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殊不知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他从风衣外套里摸出烟来,接着摸了一圈没摸着打火机,只好走过去。
  藤丸立香听见男人皮鞋撞击石板路发出的“哒哒”声,转过头的时候爱德蒙已经站在他身边,男人穿着比自己讲究整齐的多,围巾好好地戴着。
  “看什么?”
  “以前很喜欢的一个东西。”
  爱德蒙眯着眼看这个打磨不算太精细的玻璃品,少年这么看着,他倒意外地没觉得多难看。
  “是以前我妈妈说会奖励我的……嗯。”
  爱德蒙低头去看藤丸立香,藤丸立香也正好抬起头来。
  “打火机在你那里吗?”
  “噢,今早给我的,你忘记拿走了。”
  藤丸立香把便利袋换了个手,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打火机要交给爱德蒙,这时候突然有人从旁边撞了他一下,藤丸立香没拿稳,打火机从他手里滑落下去,掉在地上发出清晰地“咔嚓”一声。
  撞过来的人似乎是在忙着回复什么消息没看清路,从地上捡起打火机还回去,忙不迭地道歉,藤丸立香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那人才点点头不好意思地走开了。
  “应该没摔坏。”
  藤丸立香挠了挠脸颊,试着摁了一下,荧蓝色的火苗便窜了出来,这时候对面的男人突然弯下腰来,藤丸立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要缩手时爱德蒙已经握住他的手,顺势靠近火去点燃叼着的烟。
  
  好冷。
  
  被握住手时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反而是这个,爱德蒙经常戴着手套,脱下来的频率之少甚至令藤丸立香怀疑他洗澡都不会脱下,寒意顺着指尖一路传达过来,他瞪着眼,手迎合对方不是收回来也不是。好在爱德蒙点完烟就放开了他,顺手拿回了打火机,藤丸立香只来得及看清他抬眼时的表情,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
  “……今晚吃什么?”
  “……”爱德蒙像是看白痴一样看过来,“你不是都买好了吗?”
  “噢,哦,是哦。那,那我们赶紧回去吧。”藤丸立香拉了拉围巾遮住下巴,催促着男人回去。爱德蒙看着少年走在前面的身影,压了压帽子,跟了上去。
  回去的路上意外地人少,藤丸立香抬头去看天上的星星,今晚的星星反而特别多,他也就莫名高兴起来:“明天天气应该很好。”
  “天气好你更不能出门,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发呆吧。”爱德蒙倒也是好心情地笑出声,毫不留情地嘲笑藤丸立香,“走那边。”
  爱德蒙指着的路看去只是黑压压的一片,普通人估计看见心里就会发怵,藤丸立香眯着眼看了一会,摸了摸鼻尖。
  “走小路?那边没人啊?”
  “怎么,你都这样了你还怕鬼?”爱德蒙直接拉着人就往那里走。
  “不,哎,我是怕会有……”藤丸立香被拽着外套迫不得已跟着他走,他抓紧了便利袋,“喂,喂爱德蒙——”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极其细微的卡擦声,混入塑料袋哗啦哗啦的声音和脚步声里,藤丸立香还没反应过来,走在前面的人突然转过身,随着动作扬起的风衣衣角的还有瞬间暴起的强光和被丢出去的打火机,他被人一把按住头摁进怀里时只听见一声刺耳的巨响,还有爱德蒙一如既往的嗤笑声。
  
  「本市高中走失一名男子学生。」
  
  来人将手机放回外套里,满面遗憾地看着和被子弹击穿后爆炸的打火机留下的一点点残骸。
  “好可惜,还以为能靠这个追踪到唐泰斯先生的据点呢。”
  
  「该学生于十月七号晚上八点左右失联。」
  
  “这么蠢的手段,亏得你们想的出来。”
  
  「请市民如若看见这名学生,尽快报警。」
  
  “嗯,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果然骗不过大名鼎鼎的吸血鬼啊,”隔着外套手机也依然清晰地播报出前段时间的一条新闻,那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被按住头缩在风衣里的少年,“哦哦,就是这位吧?”
  银发的吸血鬼眯起眼睛,深红的瞳色浓郁到几乎沉淀出暗紫色, 他露出藤丸立香声称自己最难以对付的讥讽笑脸。
  “是又怎么样?”
  
  「该学生名为藤丸立香,地址稍后播出。」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