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リムラ

混乱邪恶

玻璃蓝鸟

  先前发过的。图片换一下。我怎么老在写蓝色……词穷了。
避雷,梅林咕哒君。

        藤丸立香在魔术师的屋子里看见了他送给迦勒底的小孩子们的玩具,一只漂亮的玻璃做的青蓝色的鸟,他从伦敦的某个角落带回来这个东西。这只玻璃鸟蒙着灰尘,藤丸立香把它擦干净,这才看到它透蓝的身体,青蓝的眼睛。杰克他们聚在他身前,嚷着藤丸立香让这只鸟唱歌,master,master,它会唱歌嘛?藤丸立香心想这是鸟,怎么会唱歌,于是他喊站在一边笑眯眯看着他的梅林来帮忙,让他帮忙做一点简单不绕口的小法术,来让这只可爱又可怜的玻璃鸟唱一首歌。
  花之魔术师欣然接受,不如让他变成一只真正的鸟吧。藤丸立香蹲着替童谣收拾她尝试唱歌魔法失误变出来的乱七八糟的小玩意,这时他听见清脆的鸟鸣声,叽叽喳喳的声音从不可能连贯起来变成了跳跃的音符,一个接连一个,一串缀着一串噼里啪啦落到他头上,藤丸立香仰起头,才看清梅林站在他身后,手里是一只毛茸茸的蓝色的鸟。它机灵可爱,顾盼生姿,张开嘴便是玻璃珠落在玉盘子里般的声音,花之魔术师还搞了点小心思,点了几朵花在它身边,有模有样的,藤丸立香笑出来,梅林,你好厉害啊,这可就不是【玻璃鸟】了。
  梅林也跟着笑,my lord,你满意就好,以后有其他困难也可以来找我哦。
  藤丸立香把这只鸟送给小孩子们做礼物,童谣高兴地变了一个舞台送给这位歌者,她变出芬芳肥沃的土壤,变出青翠欲滴的青草,变出澄澈广袤的天空,变出平缓细长的河流,变出宏伟大气的城堡,变出高耸精致的塔,最后她变出柔软芳香的鲜花,绚丽夺目地铺了满天满地,铺进藤丸立香的眼睛里,获得生命的歌者就在中央引吭高歌,梅林看见他的lord变得很高兴的样子,藤丸立香依然蹲在地上抬起头看着他,眯着漂亮的蓝色的眼睛,梅林,这大概是你那边阿瓦隆的样子吗?
  你看这绚烂的花,看这雅致的高塔,看这恢宏的城堡,看这清澈的河流,看这明亮的天空,看这鲜嫩的青草,看这湿软的土壤,看这——歌唱着的蓝鸟啊,与你那边的阿瓦隆有几分相似吗?
  可梅林只看见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睛,所有的景色皆借这双眼睛传递给他,他心想这和阿瓦隆并不相似,阿瓦隆的景色与这别无两样,却并无这样会唱歌的蓝鸟,也并无这样一双眼睛。
  
  魔术总有期限,童谣营造的舞台坍塌时,不知疲倦的鸟终于停下了唱歌,它重新变回带着灰尘的玻璃鸟,跌落在地上,小孩子们小心翼翼地把它举起来打算再做成什么东西,才发现这只鸟摔碎了点地方,镶在上面充做眼睛的宝石不知跌落去何处。梅林把这只鸟要过来,好啦好啦,他笑着,交给我吧,趁着master没有发现,我就能把他修好。
  他把这只鸟带回去,完美无缺地补好了裂开的地方,看上去就像刚刚做出来的样子,然而梅林找不到一双适合这只鸟的眼睛,他试过他能找到的所有蓝色宝石,却没有任何一双能比得过那一天他所看见的眼睛,他试着再让这只鸟唱歌,唱出来的歌却再不如那一天唱的动听。
  于是藤丸立香得以在这间屋子里找到这只玻璃鸟,花之魔术师仍旧陪在他身边有呼必应,藤丸立香喊他,梅林,梅——林——
  梅林就在他身边回答他,my lord,有什么事情吗?他告诉藤丸立香这只鸟他无法修补好,他缺少一双眼睛,无法再给它美丽的歌喉。
  
  【那我的眼睛好看吗?】
  
  梅林这才发现他所找到的所有蓝宝石都美丽到令人窒息心碎,无论哪一颗无比适合那只漂亮的蓝色的鸟。
  
  【那我唱歌足够动听吗?】
  
  梅林于此刻终于听到了让他满意的声音,甚至相比那日更加让人沉醉,藤丸立香拿着那只少了眼睛无法歌唱的蓝鸟站在他面前,磕磕绊绊地唱着那天他偶然学会的歌曲,结尾甚至于走音,而梅林就站在他面前,他透过花之魔术师的眼睛看见了与童谣那一日搭建的舞台相似的场景,此刻在他眼中一展歌喉的歌者不是那只可怜的蓝鸟,而是藤丸立香,他的master,将他于阿瓦隆召唤到此处的【人类】。
  藤丸立香眯着蓝色的好看的眼睛心想,我可是第一次这样唱歌。
  梅林看着他漂亮的蓝色眼睛心想,我在的阿瓦隆还没有见过这种好看的蓝色的【鸟】。
  但是现在他见过了,此刻这便是他的【阿瓦隆】了。并且这只蓝色的鸟会安然地陪伴(指引)着他,亦或者他坚信自己会指引(陪伴)着这只尚且脆弱的玻璃鸟,穿过飓风和冰雪,踏过雪川和沙漠,越过漫长的星辉与岁月,跨过温和的月色和年岁,走过无尽的阳光和时间,直至它长出丰满的双翼,那时他们将在满天满地柔软芳香的花朵之中,得以相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