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见

再更多、更多喜欢我一点吧。

从未被爱之人

        高文咕哒♂……?勉强算吧。cp因素不是很明显。里面一些设定一看就知道是我xjb写的,还请高抬贵手就能不要追究细节就不要了吧x

  
  世人皆爱他们的圣人,他们的圣人降临于世的时候披着月光织成的纱衣,带着星光做成的首饰,阳光为他镀上美丽的光环与翅膀,即使他有着黑色的头发而并非书上的金色,人们依旧永远爱着他,他们讴歌他的黑发是将要破晓前充满希望的颜色,赞颂他的眼睛是天空和海洋的颜色,亦是天神最爱的色彩。人们爱他,尊敬他,供养他,给予他独一无二的为自己命名的权利,于是圣人为自己定下名,人们便记住了他们的圣人名为藤丸立香,却依旧喊他大人。
  人们说,大人,您还需要骑士。藤丸立香便去寻找骑士,而其他被待选的骑士都渴望地看着他身上的月光星光与阳光,他们看见的是神撒下来的金色和羽毛,眼睛里并没有坐在他们面前微笑的人类的样子,只有一位骑士并非如此。他站的挺止,他的手坚定地握着他的剑,他的眼里是坐在他面前微笑的少年,而并非是人们歌颂的圣人。于是藤丸立香选了他,并只选了这一位。人们恳求他再多选几位好来保护他,藤丸立香告诉他们只有这一位便足矣。他询问他的名字。得以知道这位真正配得上阳光的金发骑士名为高文,便很高兴。
  “高文,我很喜欢。”
  “像太阳一样,我很喜欢你。”
  
  高文并非需要每时每刻地陪着他,他偶尔也会跟随着去巡逻,他顺从圣人的请求给他悄悄带回来一些宫殿里难以见到的小玩意,替他买一些不算精致却很美味的零食。他把这些东西交给藤丸立香,看见藤丸立香终于露出少年该有的表情,他摆弄着他从未见过的玩具,要高文教他怎么拆开再合起,他尝着他从没吃过的零食,被辛辣的味道呛到不停地流泪,高文给他递水,看见少年泪眼模糊地跟他道谢。
  “您没吃过这些吗?”
  藤丸立香被辣的打了一个喷嚏,声音也闷闷的:“没有呀,我小时候被送到这里来,从来没吃过这些东西。”
  藤丸立香也会很好奇高文别在胸前的百合花,他很喜欢这种花,神父们来向他送上祝福时偶尔会为他带来一束花,他在那些花里见过它。
  “这叫什么花?”
  “是百合。”
  藤丸立香想了想:“是城里人卖的那一种吗?”
  “还有更多的样子,”高文总是乐于和这位年轻的圣人分享他知道的东西,“城外的开的更漂亮,更多。”
  “——如果您想去,”高文把百合花拿下来,“等来年的七月那我就安排人跟随您去。”
  “唉?就我们两个去不行吗?”藤丸立香撑着桌子抬起头看他,露出少年人该有的捣蛋表情来。高文才记起来他名为藤丸立香,也只不过是一个少年。于是他把百合花郑重地、轻轻地夹在少年耳边。
  “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高文,这个百合花是不是有点大,戴着有点难受……”
     高文便弯起眼露出笑容来:“哎,是吗?”
  
  即使是神明被供奉也需要回报给人类,圣人也需如此。被恶魔侵扰的苦不堪言的居民来请求藤丸立香,他们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大人,请为我们除去那可恶的恶魔,我们永远爱着您。坐在高高的圣座之上的少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们,于是城里内外便充满了对他的赞美,他们的圣人坚强而温柔,是神明派下来拯救这个世界的希望,他永远不会背叛他们而他们永远爱他。藤丸立香听见这些传言,他正在修剪人们送给他的新鲜的白玫瑰,对他身后的骑士开玩笑:“高文,你听一听这些,真是好笑。”
  他的骑士微笑着,略微露出不解的神情来。
  “为什么呢?”
  藤丸立香拿起一枝剪好的白玫瑰,笑眯眯地送给高文,像是答非所问。
  “嗯……是百合花就好了。”
  
  他们并非是他的骑士。他们不会永远这样的。
  
  藤丸立香如人们所愿,完成了人们求他的事情。他捣毁了恶魔的城堡并缴获了他们的财产,有人欢呼着他们的圣人不会让他们继续贫穷下去,而当有女人带着孩子来跟他索要善款的时候,因为是被恶魔沾染过的钱财,于是藤丸立香拒绝了,另外给了她自己身上所带的所有财物,神父来向他索要维修教堂的钱财,藤丸立香交给他自己的存蓄,贵族来向他交换恶魔收藏的漂亮宝物,藤丸立香将他们劝回去,送给他们皇室赠给自己的奇珍异宝,并表示要把恶魔的财产带回去上交给皇室,让他们销毁。
  但是人们这一次并不信他,他带着一身血腥从战场里回来,同时带回了恶魔的财宝。(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们开始更多地怀疑他,怀疑他是恶魔的余党,怀疑他想要独占那份财产,怀疑他想要统治这个国家,怀疑他们的圣人离开了,留下的是一个新的暴君。城里内外不再流传他们的圣人的赞美诗,取而代之的是对他的讨伐令。曾经讴歌过他的黑发的人民开始痛斥他和恶魔一样的颜色,曾经为他服务的神父站出来指责他早就被恶魔迷惑了心智,曾经对他大加称赞的贵族痛斥他利欲熏心,连曾经敬仰着他的皇室都在厌恶他,于是人们害怕而愤怒地撕下他月光织成的纱,抢走他星光做成的首饰,抹去了他阳光做成的光环和翅膀,在他的宫殿放火,将他关进监狱里,将他的骑士驱逐出境,并给这个少年判下死刑,却并非为他们曾经爱着、尊敬着、供养着的圣人定罪。
  
  高文在被流放出外境前得以去看望他,他特地戴上少年喜爱的百合花,依旧别在胸前,带着他残破的剑和披风前去。他看见藤丸立香坐在窗边,他不再穿着漂亮的纹着金边的纯白色长袍,他穿着过大的囚服,高文才发现他其实很瘦,但是表情看起来安宁极了。
  “您恨他们吗?”
  藤丸立香就隔着那个小小的窗望着外边,外边传来了庆典快乐的声音,他久久沉默着没有回答,直到高文觉得他不会回答了,曾经被誉为圣人的少年才小声地告诉他。
  “不。”
  “可是他们恨您。”
     “不,”藤丸立香抬起头去看他过去也是现在唯一的骑士,“他们只是不需要我了。”
  高文没有像往常一样笑,他弯下腰,牵起少年伤痕斑驳并且冰凉的右手,将它贴在自己的额头上。
  藤丸立香看着自己的骑士。骑士依旧握着他的剑,披着他的披风,他的剑因为斩杀无辜却来冒犯宫殿的人们而已经断了一截,他的披风被人们放的火烧毁变得残破。
  “高文,你一定要离开。”
  “我是您的骑士,我能离开去哪里?”
  “你去哪里都好,就去你曾经说要带我去看的地方,那里一定适合你,是吗?”
  “你呢?”
  藤丸立香微笑着伸出手,他把高文来时插在胸前的百合花取下来,小心地别在自己耳边,就好像最开始太阳骑士将这朵花送给他喜欢的圣人,送给他爱着的少年,他戴着依然如从前一般美丽。
  “我一直陪着你。”
 
  藤丸立香最终被钉在棺材里动弹不得,人们剃光了他的头发,将他戴着的百合花扔在泥泞里踩碎,他们将圣钉敲入他的眼睛,把十字架打进他的心脏,并往里面倒入牲畜的血,来和他们曾经垂涎的圣人的血混在一起,企图压制住他,而藤丸立香已经不会动了,他不再是圣人,只是一个被钉住即将被埋葬的普通的人,带着死去后平静温和的表情。人们把粗糙的棺材盖合上,在上面搭上印有恶魔图标的破旧毯子,用血画上符文,摇摇晃晃地将棺材抬起来远去 。
  高文站在人群后面,他想起来藤丸立香命令自己离开,于是他便顺从地离开,可是他听见人们奔走相告,看见他们在街上泼水洗去恶魔的气味,他们分撒着鲜花,异域来的舞女们翩翩起舞跳着曾经给少年看过的舞蹈,手腕上套着的铃铛奏着庆祝他死去的圣乐。每一个人脸上都是国家太平的高兴表情,只有他是悲伤的。人们瓜分了恶魔留下来的财产,敢于直称他们原先侍奉的圣人的名字,那个少年遵从他父母给予他的名字,喜爱着这个年纪的人所喜爱的东西,并抱着遗憾死去,是最普通不过的普通人。高文拿着他的剑披着他破旧的斗篷想要上去和他们理论,却听见他们一遍又一遍欢呼着“藤丸立香被我们杀死了”,才明白他们真的爱他们的圣人,却并不爱那个少年,并且从来没有爱过他,可是藤丸立香至死也从未因此哭过。于是他也跟着在这些声音里痛苦地死去了,死在百合花怒放的七月,死在阳光灿烂的七月。

评论(5)

热度(52)